作者:impuzzle
原出處
補夢人

『忠誠』究竟該賦予怎樣的定義?究竟又可以涵蓋多遠的射程?這樣如此曖昧不清的不確定概念不但與時更替,甚至每個人心中對於忠誠範圍界定的戒尺恐怕也大相逕庭,然而這樣模糊的概念能否禁得起他人的『挑逗』測試,甚至用以作為評估男女婚嫁的法律基礎可能就大有爭議。作者扣住男女雙方打自結識、交往到論及婚嫁都信誓旦旦、終身不渝卻又最簡單的『忠誠』二字,進而探討男女雙方是否在滿於現下的婚姻感情世界裡,是否會因為一時煽色引誘而對伴侶不忠的後果及影響,甚至這樣難以界定的意涵能否作為法庭上判準的證據,都值得還能僅持著著『忠誠』的你我再三深思的課題。因為我們永遠無從得知,當我們遭遇到突然其來的豔遇是不是另一半對自己的忠誠測試,亦或懷疑枕邊人有出軌或不忠的嫌疑時,是否會選擇對他/她進行忠誠測試?


繼上集《忠誠檔案》裡化名艾雪琳的調查員珍妮佛創立專門提供忠誠調查服務的徵信社後,她選擇退出調查前線轉而以經營者身份支配整個公司的運轉,改由旗下訓練出來的調查員進行忠誠審核的工作。故事一開始珍妮佛就面臨到調查檔案在法庭上不被採用的難堪下場:死板板的法律明確將『不忠』定義為與當事人配偶以外之人發生合意性交的行為,因此珍妮佛為了保護公司調查員而要求她們在情況失控前找藉口開溜的所留下的檔案,在法庭面前完全不被採信。這樣的審判結局著實悲慘,由於當事人(委託人)早已瞭解她們的另一半對其有所不忠,法律卻無法在最後一刻給予彼等就剩餘財產分配制度法律地位上的平等,只能黯然地選擇接受殘酷的事實(跟不忠的丈夫或妻子離婚並分配一半財產),然而珍妮佛下定決心萬不能因為幾次法庭攻防的失敗就此失去對工作的熱愛,因此她依舊苦心經營徵信社工作,生意並請蒸蒸日上,為她以及事業伙伴帶來極大收益。
 


這類以女強人為主角的題材多半會把她們刻畫成女性主義的信徒,唯物觀有一定程度的偏頗或者掩藏內心想法並武裝自己,故事中的珍妮佛雖然遇到了真命天子傑米,兩人甚至論及婚嫁,然而這樣的安排正是她在工作與人生所無法逃避的矛盾局面:一方面要滿足客戶的需求並拆散多少鶼鰈鴛鴦,另一方面的珍妮佛卻是踏著他人失敗婚姻的路途為自己的未來造路,如此諷刺的對比讓她屢次陷入兩難。加上時不我予,突如其來的意外狀況讓她重披戰袍親自上陣進行忠誠調查,也破壞了她原先對未婚夫傑米的誓言。儘管她屢次在傑米面前裝作若無其事甚至亟欲掩藏對這樣矛盾心態的震撼,卻依舊無法通過傑米暗中對她進行的反間計,無法通過『忠誠調查』的珍妮佛讓兩人婚禮嘎然而止,自此她在屢次挫敗中找到了人生真正可以依靠的信念,也讓結局在另類驚愕(雖然情節鋪陳尚嫌老套)中劃下圓滿句點。
 

雖說故事走向與我原先設想的『暗黑版本』有極大差距,但作者將結局設定成光明肯定面也的確有積極的意義,至少讓讀者在隨著主角珍妮佛經歷如此坎坷多舛的戲劇情節後能夠攀附找到自己真正人生意義。故事篇幅雖多,但一路讀來簡易暢快無須絞盡腦汁,加上故事隨時潛藏著戲謔的話語也讓人倍感歡趣。儘管故事劃結而作者並未點明,但仍舊有許多面向值得你我深思,究竟忠誠是否值得拿來當作調查的『客體』?也許可以嘗試下如此譬喻:『警察經由釣魚辦案,引誘原先並無犯意的的老百姓禁不起慫恿、誘騙而觸法,而警方算準時機來一場完美的破獲表演』,這樣利用他人無知遂行自己所欲的目的(甚至使用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手段)究竟其成效為何,恐怕值得彼此再三思考。又者,當一對夫妻或戀人真正遇到感情的瓶頸,為何無法開誠布公地抒發彼此的內心想法,而是轉由事實外的第三人為自己定義何謂『忠誠』?如果夫妻走到必須靠別人來為自己定義當前的感情基礎牢固與否,我想這段婚姻/感情本來就建立在無法信賴對方的謊言與猜忌上了吧。如果真能彼此進行溝通,又何來需要這些外來徵信社的介入? 

 

總括說來,這是本雖然情節流暢,並且帶著對工作充滿熱情的女性奮鬥故事,偶爾點綴了朋友間的伴嘴與歡笑,但它背後揭諸的或許不僅於此,當我們率意地評價他人的感情與婚姻狀態,要永遠記住一點:只有當事人自己才有永遠絕對的權利去知道、去親自瞭解另一半的內心世界。我們不能打著響叮噹而煞有其事的口號主張自己能夠阻卻違法,美其名替別人著想,但實際上自己的所作所為正摧毀了原先得以鞏固、繼續下去的穩定婚姻或生活。

 

P.S.謝謝impuzzle的心得!文中一句話讓小編突然想到,要是忠誠調查員變成普遍的地下行業,路上的豔遇很可能都是另一半派來的,那麼這世界似乎就更不值得信任了。用謊言來確認誠實,其實本身就是件很詭異的事了呢...

創作者介紹

八正書鄉網

八正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