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amille 嘎眯
原文出處嘎眯不搗蛋 

文學院「榮譽畢業生」又怎樣?投身到職場廝殺,照樣叫好不叫座! 

信心滿滿的蕾登,頂著優異成績的光環,懷抱出版業大志,她打算進入業界首屈一指的出版社,嫁給金童作家,慧眼獨具地找出下一本世紀文學鉅著…… 

計劃中第一步,自然是離那群詭異到不行的家人遠遠的,租一間夢幻公寓,手握溫熱的咖啡,站在窗邊,遠眺動人美景,人生該有的美好願景,都逃不出她纖指盈握。 

對於一個愛書成癡的人而言,她的夢想不算誇張。只不過,她怎麼那麼肯定能平步青雲呢! 

現實版生活是,文學院畢業生,想找份糊口的工作,得費一番工夫,那條理想與抱負的康莊大道,往往在五斗米下,磨損得坑坑巴巴,蕾登很難例外! 

理想與現實,差距豈止天與地,好夢由來最易醒。蕾登小姐的夢想,雖然帶衰,卻格外逗人,我在輕快流暢的節奏中,愜意地閱讀「畢業後」,時不時噗哧笑出聲,真是令人愉悅的文藝愛情小品! 

妳想當猴子還是樹獺?猴子像街頭拉手風琴的,得努力幹活,
樹獺卻成天游手好閒。可是一天下來,誰比較快樂呢?
因為努力工作,贏來一大袋花生米比較快樂?
還是兩隻腳往左邊動了一步就很快樂了? 

蕾登的清醒之旅,再次證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們或許都曾經是蕾登,也曾又愛又恨地嘟噥著,怎麼會有些怪咖家人;也曾胸懷大志,自詡為破空翱翔的鷹,兜了一圈,才發現自己是隻絮絮叨叨地小麻雀;也曾望著名模的酷臉流口水,花了點時間才體認到,最適合自己的,是那個最令自己感到無拘無束的人 

那曾經有過的年輕夢想,那曾經填滿胸臆的壯志豪情……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也許有個時期,無法面對家人和朋友的期待,我們在理想與現實的鴻溝中感到困惑與困頓,如今回想起來,也無風雨也無晴,一切與他人無尤,原來,當時無法面對的,不是親友,而是面對不了自己的期待。 

如果《包法利 夫人》結尾是艾瑪和那位醫生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那麼這部小說會好看到哪裡去呢?
不過,我還是得說,現實人生有圓滿結局,真好。 

有些時候,日子過得有些累,工作不如預期般順遂,專業書令人頭疼,一時間不想與文學巨擘對話,螢幕上非死不可的咖啡館,也變得乏味。 

那麼,給自己一本帶點鮮跳喜感的輕鬆小品,肯定是不錯的選擇!

 

P.S. 感謝嘎眯言簡意賅的心得,寫得就像這本書一樣清新,讀起來很舒服呢~

創作者介紹

八正書鄉網

八正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