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波伽利台南藝術節演唱會同慶連載)

 

(「阿摩司」為波伽利之化名)

 

 

 

自認為論文寫得差不多了之後,阿摩司去見教授,跟教授討論了很久,最後得到一個發表論文的日期,1985年4月30日。當時是一月底,所以只剩三個月的時間了。

這個消息讓阿摩司的父母精神為之一振,可是對他和瑪莉卡的關係一點幫助也沒有。他們之間有某種問題,是永遠也沒辦法解決了。阿摩司感覺得到,可是他無法(又或者是不想)瞭解。瑪莉卡對他的態度變了:她比以前還要冷淡、疏遠,可是她這位年輕的男朋友假裝沒注意到。他寧願跟這個問題和平相處,就像一個人忍受蛀牙一樣……等到不得不處理的時候再說。

就在畢業前,阿摩司從一位好友的口中得知,有人在米蘭看到瑪莉卡,跟她的新老闆有點太親密了一點。聽到這件事,阿摩司很激動,幾乎要無法承受。他從來沒有為愛情這麼痛苦過。

他躲在安靜的書房裡,感覺悲慘、憤怒、受傷、失敗、羞辱,然後,眼淚湧出來。他已經很久沒有掉眼淚了。他握緊拳頭,想把眼淚逼回去,可是沒有用。那些眼淚順著臉頰滑下去,他立刻用雙手掩住臉,哭出聲來……

幾分鐘後,他冷靜下來,感覺既慚愧又自憐。他決定到農場去。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可是他覺得他必須做點不合乎情理的事。已經很晚了,除了他母親,其他人都睡了。他穿上外套,堅決地走向大門,開了門出去。

他吸入冬天深夜冷冽的空氣,多少清醒了一些。他很快走到通往波吉翁西諾的崎嶇小徑,然後往上走,幾分鐘後就走到了農場。他暫停片刻,讓呼吸恢復平穩,然後走向馬廄。

第一欄馬廄中,一匹阿摩司最近開始騎的三歲大閹馬,伸出頭來,發出響亮的嘶叫聲跟他打招呼。他停下來,雙手抱住馬兒的頭,開始溫柔地在他的耳邊說話,就像父親對孩子低語一樣。阿摩司的母親聽到他出門的聲音,決定跟出來,看到的就是這個畫面。阿摩司全神貫注地進行這場不尋常的談話,他母親明白他一定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

她下了車,叫他,可是他沒有回答。於是她走到他身邊,狐疑地看著他。

「不要管我,妳回家去!」阿摩司頭也不回地說。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沒事!不用擔心!妳回去!」

她母親沒再說話,可是也沒離開。

她坐在馬廄前面的矮牆上,一句話也沒說,耐心地等著他開口。

「媽媽,」阿摩司氣惱地說:「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為什麼?」他母親說。

「因為我天生注定一個人!」

「可是這是我第一次聽你說這句話。你聽好了,不管怎樣,你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的。」

阿摩司屈服了,走向車子,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到家裡,他父親正在那裡等著他們。他聽到妻子半夜開車出去,也起床了。

像阿摩司這樣外向的人,要掩飾痛苦,還比滿足他人的好奇心還要困難。他也感覺得到,他父母很擔心他,於是,他一跟著他們進入廚房,就強忍悲痛,決定開口。「瑪莉卡對我不忠,」他說:「所以從明天起,我又是一個人了,我很難受。」說完他突然轉身,離開廚房。他衝上樓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他撲向床,讓自己被紛亂的思緒淹沒:一切都顯得毫無意義,未來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一想到要跟另一個女孩重新開始,他就覺得難以想像,既不可能,他也沒有任何興趣。可是理性又告訴他,事實正好相反。他非常清楚,假以時日,這種痛苦就會過去,就會被遺忘。

他試著把這些理性的想法從腦袋裡轉移到心裡,可是他感覺不到,他可憐的心沉重地跳著,他整個人都充滿了不可抑制的渴望,渴望瑪莉卡,渴望她年輕美好的胴體,也許現在已經屬於別人了。也許瑪莉卡還在別人面前嘲笑他,帶著全部的慾望與熱情,把自己給了另一個人。

他不知道該怎麼把那些幾乎要把他逼瘋的想法趕出去。他整夜沒睡,直到他的身體挑動了他,讓他想到一個舒緩痛苦的辦法。然後他就覺得冷靜多了;他被疲憊征服,沉沉睡去。

十點整,埃托雷叫喚他的聲音,讓阿摩司瞬間驚醒。他突然記起一切,感覺傷心又孤單,可是他迅速梳洗更衣,下樓去,打算待會兒打電話給瑪莉卡,要她給他一個解釋。兩股矛盾的情緒在他內心激烈交戰。她公然侮辱他固然讓他怒氣攻心,但他也仍懷抱希望,也許他的女友能提出合理的解釋,消除他對她的懷疑。

於是,一等埃托雷離開,阿摩司就拿起電話,撥了瑪莉卡的號碼。瑪莉卡瞭解他的不安後,立刻趕到他家,跟著他進入書房。阿摩司把門關上,開始把悶在心裡的怨恨一股腦說出來。可是那股怨恨,被他的感覺和熱情稀釋了,並沒有對瑪莉卡造成重大的傷害,讓她還有餘裕去計畫要如何為自己辯護:她確實跟著老闆去了米蘭,這點她承認,可是,純粹是公事,所以她也不認為有必要向他報告。至於人家說她做出過度親暱的行為,她說她可以跟散播這個流言的人當面對質,因為她絕對沒有做出對不起良心的事,所以也沒什麼好怕的。阿摩司試著相信她。

他感覺自己比以前更渴望她,她很清楚該如何扮演一個小女人的角色,盡一切努力讓她跟她的男人恢復甜蜜和諧的關係。於是她以更多的熱情來愛他,讓他覺得更冷靜也更安心了。

可是一個人待在安靜的屋子裡時,阿摩司才有心情冷靜思考:他感覺事情絕對不像瑪莉卡說的那樣。他知道冷靜的頭腦才能給他力量,於是他告訴自己:「時間會證明一切,遲早事實會曝光的,我只要冷靜面對就好。」然後他就繼續專心寫他的論文了。

 

波伽利來台演唱折扣banner-八正官網250x300-2  

 

《安德烈.波伽利-唱出生命的愛》

 

作者 :安德烈.波伽利(Andrea Bocelli)

 

譯者 :鄭淑芬

 

ISBN :978-986-88218-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八正書鄉網

八正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