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囝婿之桃太郎哈台記

這次日本大地震,海嘯滅村,福島核能危機,是日本史上最慘重的災難之一,但是世界各國非常驚訝日本在災難後的冷靜、守秩序和高度內斂的情感,讓世人一窺日本深層的一面。那日本人怎麼看台灣呢?在他們的眼光和審視中台灣是如何的風貌?《台灣囝婿之桃太郎哈台記》一書正是透過日本人看台灣,從外國人不同的角度發現台灣,有些事也許我們太熟悉而忽略了。

作者吉岡桃太郎出生於日本九州福岡縣,原本只是來台灣學兩年中文,後來愛上台灣,娶了台灣老婆,吃了十多年台灣米,他在文化、生活、飲食、人情上的所見所聞和思考,細說文化差異,其實更多的是鬧出的笑話,從翻開書的第一頁就開始大笑,很歡樂的閱讀,也不忘在每一篇結束時介紹日本小知識,讓讀者了解日本與台灣的同與不同,笑聲中長知識,下一次再到日本旅行時一定駕輕就熟,玩出更多趣味。

……他來台灣兩星期時,最流利的中文是:「老闆,我要排骨飯。」,比自我介紹還流利。然後把垃圾丟進紅色桶子,結果有個歐吉桑從家裡衝出來大吼大叫,因為那是燒金爐。

 

我就知道台灣的選舉拜拜世界第一,讓日本人瞠目結舌。原來日本投票時,選票上沒有候選人的名字,選民要自己手寫在規定的位置上。

 

這向來讓外國人大樂,原來買東西的發票可以對獎。從他知道的那一天起,開始努力收集發票,買東西會故意分開買,為了多拿一點發票,對獎只差一、兩號時,還會責怪自己怎麼不早一點或晚一點結帳,他老媽來台也因此很興奮,囑咐家人分開排隊,一共拿了八張發票。

  

原來行天宮可以免費參觀。日本寺廟拜拜門票不說「入場料」,要說「參拜料」「拜觀料」,如果在京都,去幾間寺廟會花掉幾千日幣。

  

他、妹妹、朋友都因為去了傳統市場後,開始覺得不舒服,因為在日本傳統市場裡,客人看不見殺雞切豬頭的過程,他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時,衝擊很大。這點說得真好,傳統市場真的可以仿效日本,相信一定可以讓更多人不畏懼去傳統市場買菜。

日本人吃飯糰到底會不會加熱?答案是因人或因店而異。日本便當一般只放在室溫下,所以大部分的日本人都敢吃冷掉的便當,連年菜也吃冷的。這兩個問題都是作者的標準答案,我思忖很多生活習慣也因時代進步而有所變化。

台灣的「甜不辣」翻成日文是Satsumaage,發音接近「天婦羅」,但不同,「天婦羅」是炸蝦、蔬菜等,作者猜測因為在九州Satsumaage和「天婦羅」都說成Tenpura,在日據時代九州有不少人來台灣,所以台灣就把它取名為「甜不辣」。小聲說,我會把甜不辣、天婦羅、黑輪(關東煮)搞混,所以特別寫出來。

我要大聲說,我不喜歡全球化,我喜歡這些差異。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些不同讓世界更可愛更美麗。面對不同文化,和不同文化相處時,最重要的是尊重,這是真正成熟的方式,希望地球上每個人懂得尊重、欣賞不同文化,讓不同的傳統和文化都能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本文引用自bally1018 - 讀《台灣囝婿之桃太郎哈台記》

創作者介紹

八正書鄉網

八正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